桃花的茶和煮意

冷暖自知

20150926

 

不知觉已经来到这个陌生的国界2个月了。

大洋的彼岸是冬末,连天的冷雨和大风,吹得眼迷离,但是也没觉得多冷,大约是头上有伞的缘故?60天后,冬天的尾巴也渐渐不见了踪影,春天的长发已经在撩动各种花草树木蠢蠢欲动的心。于是乎,仿佛在一夜间,树尖尖就绿了,花尖尖就红了,天空空就蓝了,日头头就灿烂了。出门踏青的人们短袖背心已是随处可见,可是我为什么还在穿冬天的棉衣?热辣辣的太阳,居然没有让我觉得有丝毫的暖意,大约是头上没有伞的缘故?

路人纷纷对我这个穿着棉衣的人偷来诧异的眼光,虽然大多是匆匆一瞥,然后那种觉得我奇怪的眼神确表露无遗。我其实不喜欢人在他乡遇故知的感觉。我一直觉得我喜欢无拘束,无羁绊的生活。然而我心里在挂念什么?我看不懂开得如粉红云彩的樱花绚丽,那一片招蜂引蝶的樱花开得如此欢快,而我的照片里只有落寞;我闻不到高耸入云的含笑花的清香,那满地雪白的花瓣洒得如此曼妙,我的感觉里却如冰冷霜雪;我感觉不到姹紫嫣红的春天,也感觉不到热热闹闹的人。

也许,是心不在。只能冷暖自知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