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的茶和煮意

有时候,心是一杯安静的茶

20140619

2013年早春的邦敢山生茶,茶味清淡,入口平顺,香味淡,却持久

  如果平和最高的境界是“心如止水”,那么是不是可以波澜不惊?无论风来雨来,都是静默。守着自己那一片天地,无欲无求?但是既然是无欲无求又何来自己的那一片天地呢?

我只敢说,有的时候,心是一杯安静的茶。茶,从滚烫的水里倾泻出来,被我装入自己以为美丽的杯子,为她批上华丽的外衣,又或者被我盛入一个随意的器具,只给她一个安身之处。但是茶,并不分辨也不会计较,依旧不紧不慢地冒着似有若无的白雾,袅绕着淡淡的香。

我曾经以为我会是谁的所有,我以为我能改变些什么。但是原来人生如茶,无论想华丽丽地转身,还是静悄悄地观望,也许都是身不由己的。自己所能选择的就是既来之则安之。一件事情,无论你怎么周详地去计划,去安排,然则总会有写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,让你瞠目结舌,有口难言。所以,宿命论在这个时候,就像杯中的茶,你如何安置她,她便如何自处了,不争辩,不愤怒,安静得仿佛没有,但缺却让你不经意地闻到她那淡淡的香,让你惦记她的存在,总也不会忘记。

偶尔的突然事件,确实让我愤怒,我忍不住发了脾气,动了干戈。但是,事情并没有因为我的愤怒而改变了分毫。风雨过后,我发现我错了,茶是无限变化的,却从不挑剔给她什么杯子,杯子是从来不变的,却不知道哪天会碎裂。人心,若能如茶,安静地泰然处之,那么,便是无事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