桃花的茶和煮意

桃花不知何处去


10376782,800,450

最近行程满满的,刚从奥克兰回来,原计划5月的行程又提早了一半,于是就有了4月底的成都、长沙一行。去之前本来就挺忐忑的,回来后心情就更坎坷了,满满的心事不知从何说起……

成都是个古老的城市了,2300多年的历史让这个城市有着太多的沧桑感。上一次去成都距这次已经是不记得多久的多久了。我心里很清楚,我是为什么而去,一切的一切,所以我有忐忑不安,我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合适,我该如何控制自己的喜怒哀乐,是放任还是收紧。然而等到了,才发现一切都是多余的,一旦喷发的感觉,不再是我可以控制住的舌尖,于是我只能豁出去——“我不是没有眼泪,但是我不希望别人看到我的感情”。是的,眼泪一向不能解决问题,于是只有微笑,用淡淡的微笑,用腻在嘴角,像浓得化不开似的的微笑,跟你道别。关上门,却还是想着你的味道,你的温度和你的热烈。

雨,是在成都收到的第二份礼物。由来对于雨就有奇怪的感觉,这次也一样。下雨的成都没有广州的灰尘,淅淅沥沥的,微凉,很舒服。于是自己一路按着地图走向目的地,头一次发现自己也是能看懂地图的,虽然为了分清方向来回走了几次。长裙,高跟鞋,漫步在雨里。

青羊宫,上次去过了,然而这次去却发现跟记忆里的印象完全不同,也许是我记错了?我依稀里的小巷子如今已经是大马路。各种不同,各种雷同,是谁在跟我分享心里的故事。本以为可以的,但好像又不能。三清殿里尊奉的太上老君,是否真的知道我想什么?

文殊院,一座古木参天的寺庙,一院子满满的银杏树,蔽日的绿。进去的时候本没有抱太大的期望,没曾想进去了,满心的惊喜。一路沿着小路慢慢而行,寺庙里的各种形态都是我心醉的。这样的感觉我不知道文字如何去描述,是欢喜?也许是哀伤。那白色的小猫也许读懂我眼里的心事,我伸手,它就过来了,真好。

长沙,一个太熟悉,又还是很陌生的城市。一切童年的记忆都在,然后不认识一条路。站在汽车西站,天下雨,寒冷得如深秋,广州的短袖衣服一定是抵挡不住的。然而拖着行李箱子的我,也只能冒雨站在满是泥浆的街头,彷徨的张望,我该往哪儿走?衣服湿了,头发湿了,眼睛也有点湿湿的。一个下午的勾心斗角,言语的战争远比真刀真枪更痛苦,晚饭饭桌上的尔虞我诈,仿佛真心的假话,都让我头痛不已。然后不能倒下,必须坚持,微笑,应对······直到半夜回去,我瘫睡在沙发上,完全不能清醒的时候,我才放下一切的面具。

然后就回来了,广州,家。熟悉的味道,熟悉的温度,却没有熟悉的胃。

红尘恍若梦 回首来时路 桃花纷飞落樱如雨 但见故地物是人非。桃花不知何处去,各位依旧笑春风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